×
首页  |  
学院发展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发展 > 正文
【湖南日报】今年如何引导青少年快乐充实过暑假?
发布时间:2020-09-10  点击数:  

长长暑假,是青少年丰富课外阅读、深入开展社会实践、探索创新创业的黄金时段。

   

“青年处于人生积累阶段,需要像海绵汲水一样汲取知识”“要坚定理想信念,站稳人民立场,练就过硬本领,投身强国伟业”“希望你们扎根中国大地了解国情民情,在创新创业中增长智慧才干,在艰苦奋斗中锤炼意志品质”……习近平总书记的谆谆教诲,为青少年成长成才指明了方向。

   

疫情防控常态化之下,如何引导青少年快乐充实地度过暑假?《湖南日报》特约请专家建言献策。



构筑多元路径  强化对青少年
数字阅读的有效引导
龙念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提倡多读书,建设书香社会。作为新媒体时代的新兴阅读方式,数字阅读极大丰富了人民群众的阅读体验,为推进全民阅读与书香社会建设贡献着力量。当代青少年堪称“数字原住民”,是培育和发展数字阅读市场不可或缺的一环,这同时也意味着数字阅读行业须担负起引领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社会责任。

 

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数字阅读行业市场整体规模已达288.8亿,数字阅读用户达4.7亿,其中青少年用户占比超五成,且以高时长、高频率、高付费意愿傲视其他年龄层。青少年群体本就熟悉和认可数字化的信息获取方式,对数字阅读的接纳度较高,5G时代的来临进一步提升了用户体验,随时、随地、随身、随心的全场景沉浸式“e阅读”又显著加深了青少年对数字阅读的依赖程度,一些负面影响也逐渐显露出来——

   

一是青少年在数字阅读中容易过度注重即时性的兴趣满足。热衷追逐各种通俗化、影像化的浅层阅读内容,如网络文学、漫画绘本、短微视频等。对深度阅读内容的长期回避,非常不利于青少年全面发展。

   

二是青少年在数字阅读中容易过度追求碎片化的信息消费,偏重依赖内容提供商的算法推送,忽视主动获取信息。数字阅读的内容生产普遍存在信息超载、内容窄化、结构碎片等矛盾现象,内容提供商出于流量需要,更乐于通过对用户偏好行为的算法分析,提供跳跃频繁和舍“面”去“点”的碎片化、零散式数字内容,严重阻碍着青少年思考能力的提升。

   

三是青少年在数字阅读中容易过度强调虚拟的交流互动,忽视融入社会的现实行动。数字阅读的交互性特征为具有共同经历和兴趣的人们提供了在网络世界中交集和共鸣的机会,但也让青少年的阅读过程出现远离现实、以自我为中心的倾向。当现实世界的交流门槛存在限制,而网络世界更易于认同并放大用户的自我存在感和成就感时,数字阅读在客观上也容易成为青少年逃离现实生活的助推力。

   

青少年对数字阅读的青睐以及其引发的负面影响是互联网技术属性之必然结果,对其进行管理与引导不应是“堵漏之举”,而应提前布局,着力领航定向、完善落实。我们必须认识到,对于那些已经养成健康阅读习惯和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群体来说,数字技术会为其阅读锦上添花;对于尚处于阅读习惯养成期的青少年来说,对数字阅读的不当运用很可能就会变成“拔苗助长”甚或“害人不浅”。要做到趋利避害,关键还在于深化对青少年行为特征和数字阅读技术特性的科学认知,对青少年数字阅读行为强化有效引导,让青少年在数字阅读中保持思想活力、获得智慧启发、滋养浩然之气,真正做到像习近平总书记所希望的那样,“像海绵汲水一样汲取知识”。

   

启动数字素养提升工程,从源头上端正青少年的数字阅读动机

   

数字化时代的阅读生产,一方面为用户提供了更宽广、更多元的选择空间,另一方面也对用户的数字素养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用户在应对媒介信息时具备足够的选择能力、理解能力、质疑能力、评估能力、生产能力和思辨能力。因此,数字素养应当成为新时代青少年的基本素养之一,要通过数字素养的提升,让青少年的网络媒介使用真正成为他们实现自我全面发展的一种内生动力。

   

青少年数字素养的理想境况是:在面对海量数字化信息时,能够甄别信息的质量,避免沉湎于娱乐化、碎片化内容,并积极主动借力数字内容赋能现实生活的学习成长。从实现路径上来说,应该在青少年接触互联网媒介伊始就着手培育其数字素养,可通过在中小学增设网络媒介素质教育课程进行统一科普;同时,数字内容的管理部门和生产平台要合力把关内容,让青少年有意识地学习并规范媒介使用,带着批判与思辨的思维进行数字阅读。



建立阅读行为动态数据库,在技术上引导青少年的数字阅读

 

对青少年数字阅读行为的有效引导,必须建立在对青少年数字阅读行为的深刻理解之上。

受载体限制,对纸质阅读的读者开展阅读心理和行为分析存在取样难、偏差大、滞后性等缺陷。数字阅读则有效解决了这些问题,互联网技术为记录青少年读者数字阅读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提供了技术可能。我们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平台,对青少年数字阅读行为中的阅读时长、每日阅读时间段、点击阅读的内容类别以及主动或被动点击阅读的影响因素等进行精确分析,建立动态行为数据库,并依据所得出的分析结果对青少年阅读内容、阅读方式以及媒介使用黏性等提出建设性意见。这既有助于青少年正确使用数字阅读技术,也有助于管理部门因势利导充分发挥数字阅读的正面效应。

   

构建多领域协同机制,在体系上完善青少年数字阅读内容的立体管理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阅读是一个需要付出长期辛劳的过程。青少年所接触的数字阅读内容,在个体层面会影响到青少年的价值观形成,在社会层面则直接关系到民族精神的传承发展,应通过完善市场机制、加强行政管理、营造良好舆论氛围等多种方式对青少年的数字阅读内容进行有效的、常态化的、协同的立体化管理——

   

首先,强化对数字阅读内容的管控与治理。青少年自身价值观尚未确立、判断能力尚未成熟,可以考虑借鉴全球普遍推行的内容分级治理方式,防止其过早接触对其价值观形成有不良影响的数字阅读内容。

   

其次,尊重市场规律,理顺数字出版的市场运作机制。对那些文明、健康、有品位的精品内容产品予以资金补贴和税收减免,对一般性的、同质化的内容产品进行数量管控,对低俗的、有害的产品建立常态化的严惩机制。

   

同时,从青少年的阅读需求入手,坚持“内容为王”的供给侧改革思路。集中优质资源为这一群体搭建“量身定制”的内容平台,树立正确内容生产导向,营造生产精品内容的良好产业生态。在对青少年数字阅读行为的引导过程中,一定要坚持循序渐进的总体基调,适时顺势地动态调整引导方式,推动形成全社会共同关注青少年阅读成长的齐抓共管氛围。

   

实施重点圈层的正向引导,从对象上强化青少年数字阅读的精准治理

   

青少年群体乐于分享意见和看法,加上数字阅读媒介与生俱来的交互性,使得青少年的数字阅读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同伴之间的网络分享和口碑传播,是青少年接触和选择数字阅读内容的重要渠道。这种圈层化的数字阅读特性,提示我们在为青少年营造良好数字阅读环境时,需要统筹实施圈层治理。不能仅仅从个体层面对青少年的阅读心理和行为进行引导,更需要从青少年的社交圈层入手做好整体文章。

   

在青少年的阅读圈层中,个体间的交流行为和沟通结构同时呈现出中心化和扩散性的双重特征:一方面,少数活跃度较高的网民占据着圈层的最核心传播位置,其意见取向对周围的个体有着重要影响;另一方面,被影响的个体又可能成为新的意见传播者,营造出新的互动传播圈。因此,要对那些具有影响力和传播力的重要个体进行重点监督和引导,及时助推良性数字内容的传播,并尽早截断负面数字内容的扩散。

   

加强版权保护和行业自律,从流程上保障青少年数字阅读的健康发展

   

由于数字阅读内容的生产、复制和传播效率极高,青少年能在短时间内获取到其感兴趣的各类内容并进行网络分享,这就大大提升了数字阅读引导和管控的难度。这也提示我们,不能延续只关注生产端的传统出版内容监管思维,而应结合数字内容的传播特性、区块链技术发展趋势等进行全流程监管。

   

一方面,管理部门要进一步加强数字版权的保护力度和考核管理,让数字阅读内容的生产和传播真正做到有章可循,并通过完备的事后追溯制度让违规传播不良内容得到应有惩处;另一方面,各大平台开发商和内容供应商应积极组织行业协会制定相关规章制度,以高度的自律心和责任感推动数字内容行业健康发展。具体而言,可以基于主流的数字阅读平台或终端设备联合开发分级的“青少年阅读模式”,通过技术手段限制或隔断青少年读者对不良数字内容的接触,并对深度阅读等良性习惯予以保护和鼓励。

   

(作者系湖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湖南师范大学基地特约研究员)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IJJbd-tiG1dHVEFGAfgcug


上一篇:【学习强国】构筑多元路径 强化对青少年数字阅读的有效引导 下一篇:【人民网】尹韵公:努力增强国际话语权 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有的放矢)

Copyright © 2019 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地址:湖南长沙市麓山南路二里半 | 邮政编码:410081 | 电话:0731-88872389 | 传真:0731-88872389

电子邮件:xw@hunnu.edu.cn   网址:http://xwxy.hunnu.edu.cn